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規則系學霸 愛下-第七百二十三章 你管這叫複雜!?熱推

規則系學霸
小說推薦規則系學霸规则系学霸
赵奕对于免疫排斥的研究非常的关注,接下来连续一个星期,他每天都在固定的时间关心一下研究进展。
短期内,肯定不会有什么大进展,但还是关心一下实验设计进度等等,他没有给出任何的建议,只是听着研究相关的内容, 然后做出了认为有价值的记录。
其他的时间里,他还会关心一下引力研究。
这天有个重要消息。
空间信息科技公司的引力研究团队,在做技术性的改进过程中,发现把空间链接设备中间核心的微型光束,变化成稍显复杂的三束光体系,会让引力制造效果产生些许的提升。
具体, 就是原来强度的百分之二。
这个数值放在实践中意义不大,但技术领域有提升就是很重要的发现,单个的微型光束改进为三束光, 就能产生百分之二的效果,所有光束都进行改进,也许就是百分之几百的效果了。
又或者,在原有的基础上,继续加以技术性的改进,让三束光变成四束、五束,也许效果就会更好。
赵奕听到消息以后,还视频链接看了一下实验所使用的设备内部情况,旋即给出了一个建议,“你们可以让所有的节点做同样的改进,不一定是三束光体系,可以减少到双束光,难度就低了很多。”
“然后以此不断的变化,看看是否能有效果。”
所谓三束光、双束光, 都是反重力技术研究的说法,也是赵奕研究出来的, 是把单个的光束发生器,改进变成向同一大方向、不同的角度,发射三束、双束光,并进行不同切面约束的方式,就可以让反重力效果得到提升。
空间信息科技公司的团队,依照反重力相关的技术,能想到改进光束节点,也确实是做了许多工作。
这也是赵奕没有想到的。
主要还是因为空间链接设备,对比反重力设备来说微小的多,内部都是微型光束,而不是那种超大的设备,能够把光束节点制造的很精细。
现在空间信息科技公司的团队发现改进光束是有效的,确实是个巨大的提升,因为引力制造并不需要设备很小,大一些也根本没有问题,甚至说,大到能和反重力设备类似,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只要能把技术研究透彻, 应用上能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
花开之时吃掉你
“这个方法肯定是可行的,也许能够让适当的引力大大提升。”
“应该制造一个大型的专门用于实验的设备, 对内部光束节点不断的进行调整,就能够更清晰的进行研究。”
赵奕说着也非常的期待。
空间信息科技公司团队的发现,可以说是单纯技术上的突破了。
现在引力制造理论并不完善,只能以空子假设进行推断,就像古代的道士研究炼丹,会发现很多奇妙的现象,他们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确实制造出了火药等物品。
在现有的科学体系上,应用技术研究能赶超理论是极为少见的,而引力制造技术的提升,也能够让理论变得更加完善。
另外,引力制造技术本身也非常重要,又经过一次太空之旅,赵奕以亲身经历证实,必须要有成熟的引力制造技术,能让太空飞船内部产生引力。
这样才能大大降低太空旅行对人体的伤害。
现在能适应太空的航天员都需要经过非常复杂的训练,普通人没有经过训练去太空,就会出现各种不适应的症状。
如果太空飞船内部能够产生足够强的引力,在太空飞船里就和在地面上是一样的,就不会产生什么不适应了,或许以后就会变得和坐船差不多。
这天是个大日子。
隔离结束。
赵奕乘坐汽车出了山庄,就直奔家里而去,他住在一个别墅小区里,距离燕华大学也并不远,就打算在家里待上过一段时间,好好陪陪家人和孩子。
等回到了家里,其乐融融自不必多说。
赵奕陪着林晓晴和孩子,一直待了两天都没有离开,到第三天的上午,才不得不离开去了燕华大学。
等到了燕华大学的时候,他首先是去了数学中心转了一圈,想看看张荣坤主导的三维震颤波形图研究是否有进展。
等到了数学中心,就看到钱智金乐呵呵的走出来,见到赵奕顿时满脸惊喜,“赵奕、赵院士!您来了!”
他马上陪着赵奕往里走。
赵奕边走边问道,“你们的研究怎么样了,我看成果一直没发表。”
“完成了!”
“完成了?”
钱智金肯定道,“你来的正好,正在进行最后的整理,估计论文有一百多页。”
“那你还这么清闲?”赵奕有些不能理解的看过去。
钱智金顿时有些尴尬,“哈哈,我这不是刚忙完么”
说着语气都弱了下来。
赵奕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他仔细想一下就知道,以钱智金的数学水平,大概率是无法参与到复杂数学工作中,也就是能跟着蹭一下成果而已。
这对于钱智金来说,实际意义并不大,最多就是给他个人带来虚荣感,或者直白来说,就是多了吹牛的谈资。
等到数学中心的二楼,就碰到了个熟悉的身影。
“安德鲁?”
“赵奕?”
赵奕见到的正是怀尔斯,曾经略显颓废的怀尔斯,来燕华大学工作以后,状态变得好了许多,最少没有那么颓废气息了。
当然,整体上看着还是很颓废,主要他个人不修边幅,并不在意外表的状态。
怀尔斯来到燕华大学,多是从事教学相关的工作,研究上也一直在努力,但没有个确定的方向,就干脆重新拾起谷山-志村猜想,一直都没有多大进展。
不过,怀尔斯的水平还是可以肯定的,他参与了好多小的数学研究项目,而且都完成的非常好,帮助数学中心刷了不少成果,给数学中心的成果报告上,添加了好多的数字。
所以,怀尔斯还是非常受尊重的,而且还变得非常有人气,他去年申请带了博士生,好多学生都踊跃的报名,因为他们知道怀尔斯的水平高,并且完成了不少数学研究项目,跟着怀尔斯不止能学到东西,也完全不愁经费问题,写博士论文有导师耐心知道,毕业相对容易很多。
当重新成为受欢迎的教授,还身处在有吸引力的环境中,怀尔斯的精神气都好了很多。
赵奕和怀尔斯聊了几句,关心了一下他的工作生活,也谈到了研究相关的问题,还给了个建议说道,“我觉得你可以继续深入的研究一下费马定理,尤其是费马定理大质数解析问题,可能会有成果。”
他说完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钱教授小组的研究,你知道吧?”
“三维波形图首尾相连?”怀尔斯的眼睛勐然亮了一下,到了他这个级别当然知道,三维震颤波形图假定有限的情况下,首尾相连代表了什么。
那是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结果。
这就好像是说,圆周率π假定有限,会变成无限循环小数一样,扩大来想,彷佛是完美的诠释了数学,完全破解了数字的奥秘,趁着牵扯到无限广大宇宙的解析。
赵奕继续道,“我觉得,很多数学研究,都可以朝着这个方向来去思索,也许就是未来的方向。”
怀尔斯仔细的思索了一下,很认真的点头道,“我明白了。谢谢你,赵奕。”
“不客气。”
赵奕和怀尔斯说了一会儿,才和钱智金一起过去了,到了办公室就看到,中间桌子上堆满了文件,周立则是在一边抓头皮,张荣坤则是在写写改改着。
“咚、咚、咚。”
赵奕敲了几下门,钱智金在走进去说,“你们看谁来了!”
“赵奕!”
“赵院士!”
张荣坤和周立同时抬起头。
周立和赵奕更熟悉一些,马上问道,“月球之旅怎么样?真羡慕你,能去月球!”
“难受死了!”
赵奕有些郁闷道,“这种旅程能不去就不去,长期失重真的很难受。”
“这你就有点凡尔赛了吧!”周立扯了扯嘴角,他倒是很想去,感觉去一趟月球,也不枉活这一辈子,一切都值得了。
“我说真的。”
赵奕摇了摇头,没有在话题上继续,“我听说你们的研究已经结束了?”
“是啊,赵院士。”张荣坤道,“整个证明过程已经完成了,现在就是在整理,内容实在太多了。”
周立抱怨道,“是啊,太复杂了。”
“能大致说说过程中吗?”赵奕问道,他看向的是张荣坤,因为知道周立在解析数论等领域水平有限,研究肯定是张荣坤主导的。
张荣坤点头道,“我们就是按照您说的,用双曲函数对于三维震颤波形图的求解做覆盖,然后证明……”
“乌拉乌拉。”
这一解释就是将近半个小时。
赵奕耐心的听着,还不断跟着点头,以他的水平来说,听懂没有任何问题,哪怕只是笼统的进行讲解,他就能根据内容,直接分析出整个过程。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一噸大蘋果
等所有都说完以后,张荣坤都觉得赵奕不太可能理解,因为内容实在是太多了。
赵奕却开口道,“你们的证明过程没有问题,但中间有几个步骤是不必要的。”
“第一个就是做双曲函数后,证明时结合波形图的中心点,再进行推导也就证明了”
“然后是做投影函数时”
“还有,拓扑分析过程中,不需要那么复杂,用多维的角度去思考,拓扑是”
“乌拉乌拉”
赵奕比张荣坤说的还要多,甚至还要精细很多,每个问题都详细的说明,彷佛就像是在学生讲题。
他自己到没觉得什么,其他人都完全惊呆了。
张荣坤听了两句以后,就马上拿起纸笔开始记录,周立则是跟着思索,后来就干脆只是听着了。
因为,他跟不上思路。
至于钱智金,还有刚过来的刘光佐,就完全没有在听,他们知道想听也听不懂,里面的内容太复杂了。
赵奕仔细的说了一遍,随后道,“把我说的这几个地方做修改,整个证明过程,大概五十页左右就能完成了,而且过程会更清晰一些,而不会让人看的头疼。”
“否则,投稿了以后,审稿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也许会让你们先做报告,才能审稿通过。”
这就像是怀尔斯对费马猜想的证明,一百多页的论文内容复杂无比,需要好几个顶级数学家分开进行审核,他还连续在牛顿研究所,做了三次悠长的报告。
现在也是一样。
如果证明过程太过于复杂,想发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也正因为赵奕说证明过程的复杂性,就更是让其他人感到无奈,张荣坤只是大致讲解了一下,赵奕就直接明白过程,还指出了证明过程中的问题。
“你管这叫复杂?”
“那什么才叫不复杂呢?一句话就能听懂了?”
BOYS RUN THE RIOT
“好吧,和赵奕,没法比!”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感觉眼前的一幕有些滑稽可笑,而和赵奕的智商相比,他们就像是脑瘫患者一样,反应超级超级迟钝,比如周立,全程参与了研究中,但有些自己做的证明,都没有完全明白。
总之,大家的心情很复杂。
赵奕在数学中心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结果等去了医学中心的时候,时间就显得有些晚了,他干脆转个方向去吃个午饭,路上正巧碰到了熟人——
魏世清和白建武。
两人也是一起去教职工食堂吃饭,他们边走边说着。
比太阳更耀眼的星星
当看到赵奕的时候,魏世清停住了脚步,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马上惊喜的走过来,“赵奕!赵奕!”
“魏教授啊!我正准备去吃饭。”
“一起!一起!”
魏世清无比热情的说着,还拉住了赵奕的手臂,“我请客,随便点!”
“额……好。”
赵奕有点搞不明白状况。
等到了教职工食堂找个座位坐下的时候,他才知道魏世清这么热情的原因,“赵奕啊,你不是刚从月球回来吗?我看了直播,仁喆那小子干的不错,但是,我也觉得他一个人不太行,你看看,我自荐一下,也希望能去月球工作,不是为了个人,完全是为了科研事业做贡献。”
“乌拉乌拉”
魏世清拍着胸脯说了一大通。
赵奕听得有点发蒙,旋即说道,“不是,这个,魏教授,去月球工作是有规定的,年龄不能超过五十岁。”
“我的年龄不是正适合吗?”
“您还不到五十?”
“我也就五十。”
“这不对吧!”
“咳咳,赵奕啊,跟你说吧,我这个年龄是不符合,但就大了一点,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大一、两岁,也没关系吧。”
“但是,您大太多了吧?一两岁?”
“咳咳,三四岁。”
“啊?”
“五岁,就只有五岁!”
赵奕带着疑惑看向了白建武,白建武很干脆把手捏成一团,“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