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一個人砍翻江湖 起點-第二百八十六章:強者現身分享

一個人砍翻江湖
小說推薦一個人砍翻江湖一个人砍翻江湖
顾陌这话一出,
整个广场突然变得寂静无声。
大王子楞在住了,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而深知顾陌性格的白草,顿时慌道:“上尊,别冲动,国师乃是巅峰天尊,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尝试突破阴阳境七重,而且,这里是国都天枢城,我老师也在,他是大天尊,您别冲动,国都不比天南城。”
已经准备离去的国师在瞬间错愕之后,脸上露出一缕笑容,望向顾陌说道:“倒是有意思了,你叫什么来着,我觉得有必要记一下你的名声,如此张狂的人,还真是少见!”
顾陌反手从背上取下鸿鸣刀插在石板上,望向国师,说道:“记住了,取你狗命者,顾陌!”
话音未落,
顾陌一刀劈了出去,霎时间,刀气轰鸣咆哮声响起,这天地都在颤抖,震的人气血翻腾,那虚空充出现一条线,极速而至,可怕的吓人。
国师不屑一笑,挥手一掌,
醉夜沉歡:一吻纏情 ____恪純
“轰!”
这虚空炸开,国师流淌无尽光辉,像是一尊天神一般屹立在半空中,俯瞰着顾陌,说道:“不差,不过,也就这样了,师妹,大王子,不是本座不给你们面子,先动手的可是他!”
大王子和白草以及柳先生都有些着急。
但是,白草和柳先生都很无能为力,他们两人且不说本就重伤未愈,即便是巅峰时,也没资格插手两人的战斗。
大王子手中长枪微微一动,符文隐现,强大慑人,几乎要隐入虚无中,诡异而又恐怖,一身气势展露无疑,乃是阴阳五境的天尊,也就仅比国师差了一境。
然而,就在大王子准备出手时,
广场之上,突然出现一道虚影,身影朦胧,有混沌气弥漫。
当这道身影一出现,每一寸肌体都喷薄神圣符文,他长披散,闭上眼睛,默默感应,一股若隐若无的威压扫过全场,让人心头悸动。
正在与顾陌交手的国师一掌逼退顾陌,后退了几步,躬身行礼道:“拜见老师!”
顾陌也停了下来,
看向空中那道身影,
威压十分强大。
白草脸色有些僵硬,拱手道:“拜见老师。”
大王子脸色阴沉,拱手道:“见过老天师!”
柳先生也拱了拱手,传音给顾陌,说道:“那是上一任国师,也是新城公主的老师剑尊者,乃是大禹屈指可数旳几位大天尊。”
虚空那道身影缓缓俯首看了下来,瞳孔深邃,缓缓说道:“新城,大王子,你们千挑万选出来的气运之子,如果连国师这一关都过不了,怎配称为气运之子,你们都不得出手。”
“笑话!”大王子态度非常强硬,说道:“气运之子强的是天赋,是希望,哪位气运之子是一出现就能够战天斗地的吗?”
剑尊者缓缓说道:“那他在国都公然对国师出手,此罪如何论?按照我大禹律法,我现在就可以出手将之斩杀!”
大王子脸色阴沉。
就在这时候,虚空中突然波动,有一页书突然划破空间,砰的一声,空间破碎,瞬间出现了一条通道,这景象异常惊人,
里面走出来一位儒生,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剑尊者何必跟一个小辈计较,有损风范啊,您堂堂大天尊来插手几个小辈争斗也说不过去嘛!”
“院长!”
当这儒生出现,柳先生急忙躬身执礼。
白草和大王子也都松了口气。
顾陌听称呼就知道,这位应该就是天问书院院长莫言歌,同样也是一位大天尊。
当莫言歌出现,广场中来自于剑尊者释放的威压说了就消散了。
剑尊者冷哼一声,说道:“莫院长,你儒家讲理,那今日不防跟我讲一讲,刺杀国师,是什么道理?”
莫言歌轻笑道:“剑尊者这就不讲道理了,真要论对与错,那也该是国师有错在先,第一,他强闯传送阵法,不合规矩,第二,更是准备关闭传送阵法,往小了说,他是准备害新城公主,往大了说,他是要叛国呀,如今是战时,传送阵法意味着什么,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吧?”
剑尊者沉吟了一下,说道:“跟你儒家的人耍嘴皮子,我的确是甘拜下风,不过,以事论事,国师是我大禹国师,可这个所谓的气运之子,名不正言不顺,来路不明,要杀国师,当诛!”
莫言歌依旧是微笑着,说道:“剑尊者说错了,我儒家的理,其实,不仅仅是在嘴上,也在剑上,既然你们不讲嘴上道理,那我也不介意跟你讲讲剑上道理,要不,我们当家长的先打一场?”
剑尊者脸色阴沉,有些忌惮,
他们两人实力相差不大,打起来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胜负,那这件事情就完全会不了了之。
就在这时候,
国师微微拱手道:“莫院长,既然你都说了是小辈的事情,那就我们小辈自己解决,我出手呢,的确是有些以大欺小了,这样吧,我出三招,只要顾陌能接我三招,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那可不行,”
莫言歌轻笑道:“国师好不要脸,你都活了一百多岁了,还小辈,唉,我就算你是小辈吧,一个活了百多岁的大孩子去欺负了一个弱冠之龄的小宝宝,你也不怕人笑话,你去你家找个弱冠之年的小宝宝来,我绝对不多说了!”
“莫院长,”剑尊者冷声道:“这就是你不讲道理了,国师只出三招,你都不让,那我们去找国主评评理如何?”
莫言歌揉了揉鼻子,突然传音给顾陌,说道:“小宝宝……呃,不是,小兄弟,有点拖不下去啊,这样,我等会儿跟他们打一架,你趁机溜走!”
顾陌抬头看了看莫言歌, 轻笑了一声,说道:“莫院长,你帮我盯着那个老东西别让他偷袭我就行了,至于那个国师,我看他很不爽,不打一顿就走,心里不痛快!”
国师顿时心中一喜,生怕顾陌改口,直接说道:“莫院长,这是顾陌自己应下的,你没话可说了吧!”
说罢,
国师猛然踏出,空气轻轻一震,长空裂开,迅向前蔓延,爆无量威能,蒙蒙光辉流动,威势惊天!
“别说我以大欺小,只出三招,你只要能挡得住,那我就饶你一命!”
顾陌握着刀冷笑一声,
缓缓说道:
“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