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靈境行者 txt-第六十三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推薦

靈境行者
小說推薦靈境行者灵境行者
“她?”魔君嗤笑一声:“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控制我了?”
贝蒂甜腻沙哑的声音说道:
“魔君大人,您是当世最有潜力的夜游神,我们会长仰慕您还来不及,怎么会控制呢。
“再说,你们这边有句古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会长是世上最有魅力的女性,难道你不期待和她共度春宵?”
“嘿,那是你不知道,我们这里还有一句古话,叫鞭长莫及。”魔君冷笑道:
“我会去睡她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完成最后一个单人灵境,踏入那志高领域,自然会去见她。”
沉默了一下,贝蒂低声诱惑道:
“如果会长能告诉你一个秘密呢,一个关于夜游神的秘密,不,是灵境最高的秘密之一。”
“愚蠢的女人。”魔君淡淡道:“任何馈赠都标注了价码,美神协会不可能无缘无故告诉我这种层次的隐秘,还不是想控制我。嗯,你知道这个秘密吗。”
“我,我不知道”
“别怕,你是一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尤物,我不会杀你问灵的,在我没有玩腻你之前。”
然后,是“滋溜滋溜”的声音,张元清是纯洁的孩子,猜测外国女人应该在吃美味佳肴补充体力。
恰好此时,夜游时间结束,张元清重新出现在房间里,他听着滋溜的进食声,眉头深深皱起,因为他意识到一件事。
这件道具是魔君的!
猫王音箱无法收容到物品栏,只能带在身边,而刚才播放的音频是魔君和国外女性达成管鲍之交的过程。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当时猫王音箱就在魔君身边,不是主人,会把这件道具带在身边?
兵哥让我找这件道具,它却是魔君的物品,兵哥和魔君是什么关系?
兵哥肯定不是魔君,声音不对,而且兵哥的语言风格也不是这样的,他和兵哥穿开裆裤时就认识,太熟悉了。
魔君:“来,换個姿势”
两人似乎是想通和想开了,停止进食,又开始深入交流。
张元清不得不再次施展夜游,把声音屏蔽,就在这时,嗯嗯啊啊的声音,忽然被“滋滋”的电流声取代,下一刻,猫王音箱的喇叭里传来一个低声的,熟悉的声音:
“大侦探,我是你的助手阿兵,我无法判断你听到这条录音时,是什么时候,但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或者失踪了
“不要问我和魔君的关系,这个真相是你目前无法承受的。如果我已经失踪,请不要试图寻找我,至少,至少要等你经历完第一个大型杀戮副本,晋升圣者境。
猛男的烦恼
“这件道具会给伱带来很多有用的信息,关于我的,关于魔君的但切记,不要让任何人听到录音内容,一旦泄露,你记得灭口。
“魔君的角色卡是我送你的礼物,它象征着机遇,也伴随着无尽的风险,不要过分的相信官方组织,不要相信任何人。
“现在我给你第一个提示,你听到这条录音时,鬼眼判官多半已经死了,若黑无常还未被找到,你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拿到名册,一定要拿到名册”
兵哥怎么知道这会儿鬼眼判官已经死了?他甚至都无法确定我拿到猫王音箱的具体时间,除非,在他录下这段话之前,鬼眼判官已经死了,所以他才如此笃定张元清吃了一惊。
他猛地想起当日袁廷找他问话的内容,“虽然不能确定魔君死亡的具体时间,但应该是近期,而鬼眼判官死亡时间也是如此,所以魔君和鬼眼判官双双殒落,是有联系的?”
“一定要拿到名册兵哥说的那么郑重其事,名册里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看来魔君和鬼眼判官死亡这件事,他也牵连其中,会不会,他失踪就是因为这件事?”
“那搞清楚魔君和鬼眼判官死亡真相,是不是就能知道兵哥为何失踪,现在身在何处?”
张元清等了片刻,见猫王音箱没有再播放声音,当即把它收回抽屉。
他在书桌前枯坐许久,找出笔记本,用书写的方式来整理思路:
“五行盟正在寻找黑无常,灵能会东区分会也在找他,参与到此事的势力太多太杂,我想找到名册,最好是加入搜捕的队伍里,背靠着五行盟行事,也便于隐藏自己。”
待会儿去一趟单位,找什长探探口风,看能不能加入到行动中。
“发现一个新职业爱与欲职业,听起来应该是国外的职业,啧啧,尤物?真想见识见识”
张元清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写偏了,把后半段划掉。
“魔君和国外职业交往甚密,就是不知道他最后有没有见到那个美神协会的会长,有没有从她那里得到秘密。如果有的话,猫王音箱或许会录下来嘶,这么看来,太一门找魔君传人,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啊?”
不多时,他做好了短期内的规划:
一:想办法参与到黑无常的搜捕中、
二:替愧为人父完成遗嘱。
而长期任务是,备战第三个灵境任务,不过为时尚早,暂时不用去考虑。
“咔!”
他点亮打火机,看着火苗舔舐纸张,火焰高高窜起,最后吞噬这份计划书。
清理掉痕迹后,张元清带上手机和猫王音箱,施展夜游,跃出窗户,以空调外机为踏板,翻到了楼道里。
现在肯定不能堂而皇之的从客厅离开,会被外婆清理门户的。
“咚咚!”
来到楼道后,张元清敲响了舅舅家的门。
开门的是舅妈,穿着修身瑜伽服,徐娘半老的年级,身段还能保持在三十出头,非常难得。
再加上娇生惯养,不错家务,让她看起来也就四十岁左右,完全不像是有个三十岁儿子的妈。
“舅妈,我老舅呢?”张元清探头往里看。
“谁知道他死哪里鬼混了。”舅妈翻了个娇媚的白眼。
“我记得舅舅有一个腰包,反正他也不用了,不如给我。”张元清说出自己的目的。
猫王音箱放在兜里太难受,又不值得为它背双肩包,思来想去,腰包是最好的选择。
“在衣帽间里,你自己去找。”舅妈让开了道路。
张元清跑进衣帽间,一阵翻找,好到了舅舅那只骚气的紫色名牌腰包,他一边系在腰上,一边往外走:
“谢谢舅妈,舅妈年年十八。”
我的可爱跟踪狂
“等等!”
舅妈喊住他,用嘴努了努身后的屋子,习惯性的吩咐道:
“把客厅和卧室的垃圾拿下去丢了。”
张元清一听,冷酷无情的拒绝:“不去!”
舅妈“嘿”一声,掐着小腰,“你小子翅膀硬了是吧,快点去丢垃圾,舅妈给你一百块。”
舅妈不像外婆那样冷酷无情,动不动就清理门户,但会用金钱腐蚀大好青年。
因为懒得做家务,舅妈从小就使唤张元清当童工,口头禅是:元子,舅妈给你零花钱,你帮舅妈
那些年,张元清在舅妈身上赚了很多钱。
“舅妈,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向以前那样花钱使唤我。”
“两百块。”
“舅妈放心,垃圾交给我。”张元清屁颠颠的进屋。
舅妈从精致的Lv皮夹子里抽出两张红彤彤,想了想,又抽出一张。
“喏!”
“谢谢舅妈,舅妈年年十八。”
“少来,你怎么不说十五。”舅妈给他一个白眼。
“舅妈放心,我这就报警,让警察来抓舅舅。”
“去去去……”
舅妈笑的前俯后仰
张元清打车来到单位,凭借强大的社交能力,从抠门的司机那里要来了口罩,再把卫衣的帽子一戴,插着兜进了康阳区治安署。
进入玻璃楼的大门,登上二楼,他看见李东泽和关雅正围着王泰,关雅笑吟吟道:
“不错呦,想不到你不声不响的,居然勾搭到了豪门世家的千金。她图你什么呢?你鼻子也不是特别大呀。”
李东泽拄着手杖,摇头叹息:
“人不可貌相,人不可貌相,你这个浓眉大眼的王泰啊”
王泰坐在桌边,脸上是怀疑人生的表情。
“哦,我们的大功臣来了。”李东泽耳廓一动,回过神来,含笑道:“不是让你在家休息吗。”
“反正无聊,就过来看看。”
张元清正要问他们刚才在聊什么,便见李东泽颔首,脸色变的严肃,说道:
“元始,你的那份攻略,比想象中的麻烦啊”
“怎么了?”
“傅百夫长正在参与长老层面的会以,长老会对这份攻略是否“卖”给太一门,产生了严重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