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農門長媳被八個縮小版大佬寵歪》-第169章 他的嘴巴臭得像茅房閲讀

農門長媳被八個縮小版大佬寵歪
小說推薦農門長媳被八個縮小版大佬寵歪农门长媳被八个缩小版大佬宠歪
小麻雀喳喳叫,坐在椅子上的乔大富仰头看。
“本公子今天高兴,连麻雀都来给我道……”
“啪”,一泡粑粑不偏不倚地落进他嘴里,将他的“喜”字生生堵了回去。
“小畜生,啊……呸……”
乔大富像被针扎了一样,从椅子上蹦起来,“哇哇”地吐个没完。
“乔大哥,后院有井,去漱漱口吧。”夕颜好心提醒。
乔大富撒腿就往后院跑去。
“他那嘴太臭,麻雀当成拉粑粑的茅房了。”五田哈哈笑道。
“他那眼珠子更不老实,我看还应该给他拉一泡,糊上他的狗眼。”六田恼道。
“算了,县丞的小舅子,咱先忍他几天,”夕颜悄悄地道,“好好哄着他,奉承着他,谁也别让他看出不满来。”
“就这样的,还得好好奉承着?我都想一脚给他踢回他姥姥家去。”五田竖起眉毛。
夕颜微微笑,就是要好好奉承着,才好下手嘛。
杨守诚一声不响,接过夕颜手里的火钳子,打开炉盖,往里放了一块木柴。
他和乔大富搭伙卖烤红薯,看样子以后就是他自己的活了。
那位自封的大爷,不捣乱就算好的,指望他卖货是不能了。
乔大富在后院,“呸呸”吐了不下百口,好不容易压住恶心,回到前面。
一位四五十岁的大爷走进来,在烤炉前徘徊。
“大爷,您想买烤红薯吗?”烤炉前翻红薯的杨守诚,热情地问。
“抢什么生意?我先看到的,”乔大富一扒拉杨守诚,自个站到烤炉前,“你买红薯吗?要几个?”
老大爷嘴唇嗫嚅了一会,吞吐道:“我……就要一个,可以吗?给我挑个……小的。”
“就要一个,还要个小的,你吃不起就别吃,谁伺候你啊?”
乔大富一甩红薯夹子,又坐椅子上了。
老人的脸色瞬间通红,转身就要往外走。
杨守诚赶紧过去拉住他。
“大爷,您先等会,我给您称。”
挑了一个小的,称了称,杨守诚小心地给老人递过去。
“老人家,这个一文钱,您拿好,小心烫啊。”
老人抖抖缩缩地掏出一文钱,递给杨守诚。
“谢谢啊,别家的孩子吃红薯,小孙子也想吃,我就只有这一文钱了。”
荒野赤子
“没事,老人家,”刘建正起身,另拿起一个烤红薯包好,递给大爷,“您以后再来,不管一个两个,我们都卖。”
“谢谢,谢谢!”老人家道着谢,离开了。
乔大富一下从椅子上蹿起来,冲刘建正大吼:“刘建正,你什么意思?你是嫌我刚才做得不好?”
“乔大哥,我真没有嫌弃你的意思,你是于县丞的人,我敬您还来不及呢。”
刘建正连忙解释,温和而真诚地道,“您以后什么也不用做,来了就只管坐那喝水。只要您镇在那,我们就觉得倍有面子。”
“那是。”乔大富得意洋洋地,又坐下了。
刘建正很好地理解了她的意图,林夕颜放心了。
一吻沉欢:驯服恶魔老公
嘱咐了六田几句,她带着五田,驾车回家。
夕颜走了,乔大富也坐不下去了。
“我犯恶心,我要回家。”
这倒不能质疑他,任谁嘴里拉进一坨翔,还是稀不拉几的非固体,一时半会也好受不了。
“行,回家好好缓缓,”刘建正拍了拍乔大富的肩膀,压低声音道,“兄弟,要我说,你以后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您有那层关系,东家也不能说什么。刚才还嘱咐咱们,要好好敬着你呢。”
“哦?是吗?她还对我挺上心?”乔大富美得冒泡,一晃三扭地出了门。
尹六田悄悄地跟出去,绕到他前面的角落里。
瞅着他晃晃悠悠地过来,六田抬起一脚踢了出去。
力度刚刚好,角度刚刚好,一枚又尖又细的铁钉,打着旋立在乔大富抬起的脚下。
布面布底的鞋子,岂能抵挡住铁器的攻击?
瞬间,铁钉扎进布鞋里。
“该死的,谁往地上扔铁钉?唉哟,疼死我了。”乔大富捂着臭脚坐在地上,嘴里不干不净地连叫带骂。
哼哼!敢那样看我大嫂?扎不死你?!
尹六田晃晃小拳头,走了。
自认倒霉的乔大富,雇了四个人将他抬回家。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小说
请医问药,治脚伤。还没在尹家铺子里赚到钱呢,先花出去一两多银子。
脚伤走不动道,恶心吃不下饭。一连好多天,乔大富都没去尹家铺子里碍人眼。
等他再去,各种意想不到的事纷至沓来。
比如骑马,被摔了。
比如坐轿,轿塌了。
要不就是路人打架,他遭殃了。
最可气的是,衙役们上街抓捕逃犯,把他提溜进去,住了好几天。
神級風水師 易象
狱卒们就像聋子、哑巴,每天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任他把“我姐夫是县丞”这句话,喊上千百遍,都没人搭理他。
不过,生活起居上倒是照顾得无微不至。
馊饭剩菜,顿顿好生供应。
老鼠蟑螂,天天与他作伴。
住那几天,几乎要了他半条命去。
当然,抓他的衙役们,都是刘县令的心腹。
那天,夕颜去看望干娘,说起乔大富被拉粑粑的事,逗干娘笑。
“于县丞仗势欺人,都欺负到妹妹头上了?”
刘县令一下就抓住了关键信息,怒声道,“夕颜,哥哥给你做主,我立刻责令他,把他小舅子带回来。”
“不用哥哥出手,免得你们同僚之间不好相处。”
夕颜笑道,“哥哥放心,他在我这一点好也讨不去。也就个把月的事,我让他老老实实地自动滚回去。”
夕颜说起来只当笑话,刘县令还是把这个事记在了心里。
不能跟于县丞明着来,那就来暗的。
他把乔大富请去大牢里,好好享受享受。
李鸿天 小说
一直到于县丞得到消息,找过来,他才假装不知,将乔大富放了出去。
林夕颜不是那样无聊的人,整治乔大富不是她的目的。
她真正想要的,是让乔大富自觉自愿地离开尹家铺子。
攻心并非一日之功,所谓“慢工出细活”,这得慢慢来。
林夕颜暂时放下这边的事情,开始考虑起别的事。